17年專注鋰電池定制

堅瑞沃能大股東李瑤確認對賭失敗,或需補償52億元

來源:鉅大LARGE    2019-10-06    點擊量:442

堅瑞沃能12月24日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收到大股東李瑤的申明書,已確認深圳市沃特瑪電池2018年度將發生嚴重虧損,實際已無法完成業績承諾,并且差額巨大,業績對賭失敗。按照《盈利預測承諾及補償協議》和《盈利預測承諾及補償協議之補充協議》,確認其對公司的補償金額為52億元的補償上限,同意使用其名下公司的股份和自有資金對堅瑞沃能進行補償。


堅瑞沃能稱,根據申明書內容,李瑤再對堅瑞沃能履行補償義務5037.45萬元,以其對堅瑞沃能的5037萬元債權進行沖抵。


堅瑞沃能大股東李瑤于2016年2月29日與堅瑞沃能簽訂《盈利承諾及補償協議》,并于2016年4月12日與公司簽訂了《盈利承諾及補償協議之補充協議》,就其在業績承諾期內的承諾凈利潤及補償方式進行了約定。


但公告指出,因全資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瑪電池有限公司(簡稱沃特瑪)2017年度歸屬于母公司的累積凈利潤(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未達到業績承諾值,沃特瑪的三季報表明沃特瑪2018年度會繼續大幅虧損,預計2018年度累計凈利潤與業績承諾值會存在較大差異。經李瑤確認,對賭目標公司沃特瑪已無法完成業績承諾,業績對賭完全失敗。


作為業績補償義務人,李瑤在三年的業績承諾期滿后,按照《盈利預測承諾及補償協議》和《盈利預測承諾及補償協議之補充協議》,對公司進行補償,補償金額為52億元的補償上限。目前,李瑤已以其對堅瑞沃能的5037.45萬元債權進行沖抵。


堅瑞沃能表示,上述申明書的出具,對業績補償義務人履行對公司的業績補償事宜有積極作用,同時對公司債務的消減、凈資產的充實有著顯著的影響。但公司目前面臨經審計后的2018年年末凈資產為負而被深圳證券交易所暫停公司股票上市的風險,公司據此申明書,即將申明書中收到的金額進行賬務處理,對公司債務的消減、凈資產的充實有著顯著的影響。但是該部分補償款能否確認在2018年公司凈資產中,尚存在不確定性。


兩年前收購深圳沃特瑪,曾使堅瑞沃能一舉成為動力電池行業巨頭。自去年年底以來,沃特瑪的母公司堅瑞沃能便陷入債務危機的窘境,大規模的債務逾期導致公司及沃特瑪大量銀行賬戶被凍結、經營性資產被查封,人員流失嚴重,生產經營受到嚴重影響,而如果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堅瑞沃能將可能面臨被暫停上市甚至被終止上市的風險。如今堅瑞沃能不僅面臨退市風險,公司及大股東李瑤還被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與兩年前的風光相比如此強烈的反差令人唏噓。


留給堅瑞沃能從沉重債務中脫身的時間已經不多,早在今年4月沃特瑪被曝出債務逾期事宜時,公司大股東及董事李瑤曾對供應商表態:“對沃特瑪所欠下的債務,我李瑤砸鍋賣鐵也會負責到底,決不食言”。而據公開報道,堅瑞沃能在今年5月就有意向以130億元的整體估值價格將“沃特瑪”這一包袱甩出。而2個月后,沃特瑪130億元的整體估值已經跌至50多億元,只是由于監管銀行不同意,所以不斷推遲破產重組和清算的時間。


債務重組進展緩慢


據11月30日公司公告,公司大股東李瑤首次同意以債權沖抵方式對公司進行業績補償。因全資子公司深圳沃特瑪在2017年度實現的扣非凈利潤未達到業績承諾值,沃特瑪的三季報表明沃特瑪2018年度會繼續大幅虧損,預計2018年度累計凈利潤與業績承諾值會存在較大差異。


根據公司收到的大股東李瑤簽署的《申明書》,作為業績補償義務人,李瑤已確認無法完成對公司的業績承諾,并確認對公司的補償金額為52億元的上限。因李瑤先生所持公司股份目前全部被司法凍結,而且其所持公司股份不足以支付補償款,為了保護上市公司及廣大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利益,保障業績補償程序的順利履行,李瑤先生同意以對公司的5037.45萬元債權進行沖抵。


事實上,處于破產重整邊緣的堅瑞沃能正四處籌措資金。今年初,堅瑞沃能曾宣布重大資產重組,擬實現間接控制Altura礦業公司的目的。但在8月,堅瑞沃能宣布終止Altura礦業重組,并提到,因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涉及現金交易金額巨大,而公司受債務危機的持續影響目前已經出現債務逾期的情況,自籌資金解決困難較大。


12月18日晚,堅瑞沃能還發布公告稱,擬將全資子公司(福瑞控股有限公司)所持有的Altura礦業3.06億股份提供質押擔保,已向一家金融公司融資。但《道哥說車》注意到,對于此次質押所持的Altura股份對外融資,在董事會投票中,有3名董事同意,另外2名獨立董事投出了棄權票。而此次兩名獨立董事投棄權票,可能是由于在獲取質押擔保后由于債權原因未來資金難以匯入公司賬戶。


然而在此之前,A股也多次發生上市公司募資賬戶遭銀行強行劃轉一事,同處動力電池行業的猛獅科技便是其中一例,對于深陷巨額債務危機的堅瑞沃能而言,仍然需要警惕。堅瑞沃能兩名獨立董事投棄權票就是認為資金的安全性不可控,“我們也在公告中充分提示了風險,的確在資金到賬匯回境內的過程中,存在著能否順利匯入境內賬戶以及資金到境內賬戶后被債權人申請劃轉或申請司法凍結的風險。”,堅瑞沃能相關人士也在投資者平臺上回復到。


無力還款恐將破產重整


自今年4月,堅瑞沃能爆出現債務逾期的情況,債務危機隨即公開化。公告顯示,截至12月6日,堅瑞沃能累計被凍結銀行賬戶104個,涉及凍結金額共計9118.52萬元。固定資產累計被查封的價值約6.92億元(不含暫無法估值的64輛大型汽車及4輛小型汽車)。在債務重組緩慢、控股股東無力幫助公司還款的情況下,哪種方式能讓企業快速擺脫泥潭呢?破產重整不失為一種選擇。


近日,堅瑞沃能更是收到債權人的《催款函》,告知因公司未能按照相關約定還款,凱瑞達公司已委托律師向法院申請公司破產重整。根據雙方之前達成的《民事調解書》,堅瑞沃能本應于2018年11月20日向凱瑞達付款30.75萬元,逾期則應還清欠款總額530.75萬元。這次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請的債權人凱瑞達與堅瑞沃能同處陜西,涉及的債務金額只有530萬元,這對債務高達200億元的堅瑞沃能來說,可謂九牛一毛。


堅瑞沃能在公告中意外透露,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對公司而言是一種好事。外界難免猜測,這是否是公司與責權人達成的一種“默契”呢?對此有市場人士認為,一旦法院裁定堅瑞沃能破產重整,處理問題的速度比目前清理債務的速度要快得多,對引進戰略投資者也有好處。此前,李瑤已同意先期以9.62億元作為應向公司支付補償款的一部分,如今再次沖抵5037.45萬元的債權,靠大股東的補償可能能使堅瑞沃能避免暫停上市。但如果公司不能恢復正常經營,2019年又該如何?破產重整不失為一種方法。


鉅大鋰電,17年專注鋰電池定制
11选5前三直规律